当前位置

被绑架的微电影:一场性与暴力的狂欢

simon的头像
simon 在 周五, 04/18/2014 - 23:42 提交

    导读:一台DV、一个梦想、一点创意,每个人都可以用微电影来展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多么美好。没有准入门槛和充分的表达自由让微电影在短短几年间风生水起,势不可当,从“微”不足道到无“微”不至,然而与表达狂欢伴生的是恶俗、低质、乏味,如何在细“微”处见精神是当下微电影野蛮生长阶段所必须叩问的最重要问题。

    “丢失的到底是安全套,还是安全感?”最近,一部叫做《床上关系》的微电影被炒得火热,它由著名导演张元操刀,汇集了开心麻花功勋演员郝建、网络红人作业本等,上演了一场在一张床上发生的荒诞家庭伦理剧。

    这部36分钟的微电影据说可以让人“憋着尿看完”,看完后“疯狂地感动,从容地哭”,出于想被狠狠感动一把的想法,笔者打开了这部电影。

    故事以一个偷窥者的视角展开,他潜入一户人家,偷走了女主人的项链和一只避孕套。这只丢失的避孕套成了男女主角矛盾的导火索,女人据此怀疑男人有外遇,本来你侬我侬的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而躲在暗处的小偷窥见了两人在一张床上亲热、争吵、回忆,到最终分离的全过程。

    不出所料的是,影片在2分50秒开始出现挑逗性话语,男女主角穿得越来越少,话题也越来越露骨。偷窥者,避孕套,床,护士装……这些使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元素使它与当下一些以性为噱头的微电影并没有任何区别。自始至终,笔者也没有感受到所谓的“疯狂的感动”,看完一头雾水地搜了下影评,才发现这部电影是给一家床具做的广告,剧终的那句“只有一张柔软的床和一个好梦,才足以慰藉每天有太多不如意的我们”才是全剧的精髓。

    卖床也可以卖得如此风生水起,激情四射。

    无独有偶,《床上关系》并不是唯一一部以性为噱头的微电影,打开乐视、爱奇艺、优酷等热门视频网站,性题材的微电影已经占据了微电影的半壁江山。《我要车震》、《开房144》、《醉后一夜》、《干爹》……从标题到海报,此类微电影做足了爆点,动辄几千万的点击率。

    2010年,由吴彦祖出演的90秒广告短片《一触即发》可以说是中国第一部微电影。该片当年以精良的制作和宏大的场面赢得了破亿点击率,成为微电影史上的里程碑。

    四年过去,微电影借助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站,呈现出病毒一样蓬勃发展的态势,但如今的微电影已俨然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被利益、性、广告等绑架,成为机械复制时代的伪艺术品,但凡有点儿情节的短片甚至MV都可以被叫做微电影,“微电影”三个字已经泛滥到恶俗的地步。

    微电影缘何从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演变成了一场性与闹剧的狂欢?

    首先,以网络为主要播放渠道的微电影的市场是广阔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中国网民数量已突破5亿,网络视频用户逼近3亿,一部投资10万的微电影,如果内容够“劲爆”的话,轻轻松松可以达到千万点击率,获得上百万的广告收入,而这样的点击率如果换算成票房的话,几乎可以与中国历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相抗衡。在当下电影院长期被国外大片和国内名导演霸占,每年有近4/5的电影无法在院线上映的形势下,微电影无疑成为了一块诱人的香饽饽。

    其次,微电影的进入门槛比较低。一个小创意,一个小剧本,一个小团队,一台家用DV,就可以分分钟炮制出一部“微电影”,传统电影导演、编剧、摄影等的严谨分工在微电影时代被彻底打破了。正是这种进入的低门槛,使得微电影在诞生之初就与草根、亚文化挂钩,“全民皆导演,全民皆明星”,质量的参差不齐也就可想而知了。

    以网络为依托的微电影数量庞大,不在正规院线上映,也无需发行渠道,使得我国对于微电影的监管和审查几乎为零,目前多采取网站自查的方式,但各大视频网站为了博得点击率,取悦观众,往往对于其中的性与暴力的内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主动制作和推荐此类微电影。近年,一些著名导演和演员由于电影审查的限制,也瞄准了微电影,孤高冷艳地炮制一些所谓的小众艺术,把它当做诠释“性与暴力美学”的最后一块自留地。

    这种“宽进宽出”的微电影制播格局,使得微电影的地位变得微妙而尴尬。各路人马纷纷以艺术的名义将性与暴力的粗俗主题隐匿其中,分得一杯羹。微电影本身是新颖而有意义的艺术形式,但如何规范和引导其发挥更大的价值,仍是当下亟须考虑的问题。

    作者:杨利伟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