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放开心中的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robot 在 周四, 02/18/2016 - 03:03 提交
嵌入视频: 

    摘要旺角骚乱严重影响了香港的形象,甚至影响了香港法治。但在严惩骚乱的同时,特区政府必须为此买单,骚乱发生的根源以及之后的措施才是最重要的,如何释放社会的不满,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怨气,如何重新凝聚香港的力量,如何调解调整战略的方向。

    春 节期间,香港发生令人痛心的骚乱事件。4名内地青年3次致信香港“回归一代”,在香港青年中引发反响。此前网络上已有一封部分香港青年对此的回信(全文请 见本文末尾“更多观点”),这两天,又一名香港80后青年致信抒发心声,算作香港青年致内地朋友的第二封信。微信号港股挖掘机特刊发信件全文如下:

    这个春节假期,香港过得并不太平。骚乱、纵火,还有唯恐不乱的学生出来找存在感,仿佛目前的香港只能以这种方式吸引眼球。有人扼腕叹息,有人幸灾乐祸,还有人在那喋喋不休。

    4名内地青年致港青的三封信件在春节时期广为流传,伴随着一直以来的香港衰落论调,很有市场。纵观文章有理有据、生动激励,遗憾的是满篇的内地文风,似乎寻找内地读者的共鸣更合适。

    作为一名港人,我不得不说,煽情其实对港人并没多大效用。

    三篇文章其实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内地经济发展很好,香港你快抱紧。遗憾的是,这种论调触碰不到香港民众的内心。如果体会不了香港的民生问题,找不到问题的来源,写再多的信都是白费。香港看似在跟外部对抗,实际上却是内部的斗争。

    “请回望这片被你无视的土地”——是谁的无视?

    中国的春节假期,少不了“回家过年”这个独特节目,然而有个城市却是例外,那就是香港。对于香港人来说,家就在这里。和内地朋友不同,北上广深生活不易,可以退回二线城市,再则可以退回家乡。

    但香港不同。从元朗到柴湾,从西贡到东涌,这座城市就那么点距离。香港人无处可退,所以必须站直腰杆,守卫家园。

    请别误会,我并不是赞同旺角的骚乱,相反对危害法治的行为,要坚决抵制,绝不姑息,我相信每一个有公义的港人都会赞同。出来跳小丑的学生代表不了港人,也代表不了年轻人,甚至代表不了他们背后八间大学的学生们。

    但这种社会矛盾延伸至此,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发生了骚乱纵火,是很严重的事态。众人都只看到了表面,然后不停地询问为何香港会这样,香港这些人究竟想哪样。却不曾去找根源,或是想当然弄错了根源,看似沟通的对话也仅仅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而不尝试理解港人的思维。

    香 港人,尤其是香港青年并没有无视过这片土地。相反,对“香港人”三个字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恰恰证明了这片土地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我不明白的是,为何在内 地,各人可以以自己的家乡为傲,对作为东方之珠的香港产生自豪感却被口诛笔伐。真正无视这片土地的,正是发出这种论调的人。因为他们觉得香港不行了,香港 如同鸡肋,边缘化的香港迟早会被越来越强盛的内地无视。

    香港是不行了,周围太行了就越发显示香港的没落。很多人已经开始清算内港 两地的历史付出,如果没有内地的政策,香港根本不会腾飞;如果没有内地的支援,香港水电都成问题;如果没有国家这座靠山,金融风暴早把香港卷没了,更不用 谈这过去十来年香港分到的油水,现在香港却忘恩负义!如果国家的政策不给香港,给上海、北京、广州、深圳也是一样的!如果国家跟国外完全开放交易,无论是 技术还是商品甚至金融业,谁会来和香港做生意!

    香港的奇迹有其偶然性,但也有其必然性,这是特殊环境下机缘巧合的产物。而内地朋友们一再灌输一种事后观念,来证明香港并非无可替代,香港必须依附于内地。这样的论调只会引起港人尤其是香港青年的反感,你说我不行我偏行给你看,互相钻进了为了对抗而对抗的牛角尖。

    所 谓的如果仅是如果,如果那个年代国家可以通过内地城市来完成香港的使命,那中国还是彼时的中国么?事实是香港承担了这个历史责任,在过去百年里和内地互相 扶持。香港受惠于内地特殊政策不假,回馈内地也是事实。改革开放后在内地的投资以及引进的技术,作为内地通向海外的窗口,香港很好地完成了沟通中外的使 命。

    如今,内地发展起来了,过多的对比只会增加两地的矛盾和误解,于是在香港可以称之“忘恩负义”,内地也可以被唤作“过河拆 桥”。其实只要内地还没有完全开放,香港就仍是关键的一环,如果北上广深或者其他自贸区能取代香港的地位,就代表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全球化阶段,这是皆 大欢喜之事。但肯定不是现在。

    人云亦云说香港不行的人们,其实和妖魔化内地的香港极端分子是一样的。香港碰上了很多的问题,有些 问题也很棘手,但如果觉得香港就因此不行了,那未免太小看香港了。香港面临着一次阵痛,这个阵痛期也许会很长,但是经历过后,香港必会迎来新的一轮发展周 期。在这之前,香港必须先团结起来,而不是一盘散沙,任由被煽动的学生和极端分子肆意妄为。这就回到了最初的疑问,为何香港会变成这副模样?

    “放开心中的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口号喊喊很过瘾,但现实却很难堪。

    内地朋友一直呼唤香港拥抱国家,可回归以来香港不都在抱紧国家大腿么。单说自由行的开放,为了服务内地游客,香港举全港之力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大型超市,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对某个地区的游客有如此待遇。

    然而近20年过去了,随着内地的发展和优惠的政策,香港的利益来的太快太容易,也让香港变得短视。金融、地产和旅游三大支柱产业,虽然给香港创造了巨大的收益,然而基层民众基本分不到行业利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民生问题愈发严峻。

    产 业化单一的弊端不是现在才有,但是香港政府却未曾努力去解决,反而哪里有利益,就急忙往哪里堆。豪宅起了一栋又一栋,基层住宅却极度稀缺,造成房价高企。 旅游业服务对象过于单一,结果一失去内地游客,旅游业下滑就难以避免。金融业墨守成规,毫无创新,逐渐被他人迎头赶上。而生物科技和互联网行业在香港得不 到重视,在内港矛盾的压力下,香港政府回过头才发现自己转身困难,不得不为自己的短视买单,可以说是咎由自取。

    与其说高房价、水货客催化了香港的矛盾,还不如说香港政府的短视战略导致了如今的被动。而全体香港民众,尤其是基层民众和青年,却要为此买单。

    内地的一线城市和香港有同样的问题:房价高企,贫富分化。但内地的年轻人愿意在大城市里打拼,愿意蜗居吃苦奋斗,因为他们对未来有期盼。他们可以努力攀升,国家在互联网浪潮下鼓励他们创业,改变未来。

    而香港的年轻人同样挤在狭小的房子里,却看不到半点希望。香港毕业大学生起薪几乎十年没有提升,从工作的那一刻开始,基本就能从头看到尾了,未来没有改变的可能,反而还要担心是否连现有的都难以维持。

    为何看不到希望?香港没有其他支柱产业,生物和科技行业基本要被放弃了,互联网浪潮和香港毫无关系,现在内地都开始新兴文娱产业了,而这对香港政府来说却是包袱。创业成本太高、资金太少、市场狭小、互联网远远落后于内地,只能知难而退。

    在 香港,某一领域一旦有领先者,落后者往往退却,反观内地,即使淘宝那么不可一世,还是有京东等电商追击竞争,市场欣欣向荣,到处都绽放希望的光芒。对于创 业,香港政府仅是象征性地支持一下,其精力都放在如何打造城市超市、如何建造更多豪宅、如何扩大金融市场上了。

    所以,香港的年轻人,憋屈在蜗居里,过着毫无希望的生活,打工存钱,存到第一桶金的时候,楼价已经攀升到不知哪去了。能不爆发么,能不怨恨么,能不发泄么,能不被煽动利用么?

    我 再一次强调,我反对香港青年用激进的方式表达诉求,但导致香港这副模样的根源,就是过去十多年来港府的不作为。是谁放弃了需求量巨大的基层住宅的?是谁把 公共屋邨商场私有化的?是谁把跟互联网行业挂钩的数码港弄成地产行业的?是谁越来越我行我素不再听从民意的?是谁承诺民众却一再出尔反尔的?是谁在矛盾冲 突后依然变本加厉而没有半点怀柔政策的?

    一个政府管制成功的前提是什么?是信任。香港政府不是没有得到港民信赖过,曾经的特首曾 荫权上台时,一句掷地有声的“我会做好这份工!”传为一时佳话,但没有想到现在,曾先生在港基本沦落成人人喊打。现任特首梁振英从竞选到现在都不曾得到过 民众的信任,施政困难。很讽刺的是,到头来被曾经被香港民众狂喷的董建华先生,如今却发现是最好的特首。

    没有信任的基础,无论多有能力也无济于事。没有信任的基础,有再多的抱负也无法兑现。如此,特区政府也在为过去十年过度透支了港人的信任而买单。

    核心价值不倒,香港不会倒

    香港的核心价值在近些年一直反复提起。法治、自由、民主、公义,这些核心价值是港人不愿意改变的,这是香港精神和香港特色。香港的经济很重要,但是核心价值更重要。

    为何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天时地利人和之外,便是法治下的自由。如果自由是一种状态,民主是一种理想,公义是一种信仰,那么法治就是香港最核心的价值,完善的监管及法治下的自由和公义,就是香港最核心的竞争力。

    香港民众坚信的一点是,只要核心价值不变,香港就一定有竞争力,香港就不会没落下去。所以,当内地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影响这些价值的时候,香港人便下意识的抗拒,产生了对抗。

    2014 年“占中”运动,我相当反对,也和朋友因为观点对立而冲突过。因为我认为凡事都有该有个度,就如同自由行的政策是好,但是过度也会崩溃,你想象下水货客们 把你家楼下超市、把你隔壁小区的超市、把你隔壁的隔壁的小区超市都洗劫一空的画面吧。我不支持“占中”的过激行为,但理解背后的理念。

    港人难道不知道公民提名不切实际吗?港人从开始就知道不会成功,这只是他们表达诉求和对港府不满的方式。我并不知道内地朋友们会如何表达自己的诉求,但这就是香港表达诉求的方式了。

    运 动初期得到港人心是因为这就是心声,港人是在对港府一系列的不作为而采取的极端举动,但是随着时间延长、事态失控,以及极端分子煽动学生进场,导致了运动 变质,甚至将“占中”和“港独”画上等号。实际上,大多数支持“占中”的市民并未支持“港独”,也不是对抗中央,他们只是在在争取港府曾经给予他们的承 诺、抗议过去十年在港府管理下香港的变质、抗议港府不曾重视民意。

    如果香港普选特首,我们并不在乎选到的是谁,而是在乎我们能选。这个人选是大多数港民所信任、所支持的,就有凝聚力,哪怕日后走错了路,也是港人自己选的路。这就是多数香港人的心情。

    本 来社会就应该要多种声音并存,哪怕有些是无理的,这就是香港的包容。中国也需要各种声音,北京的、上海的、深圳的、也就更不能缺少了香港的。如果对面的你 不但理解不了,不能从此角度来从港人心情考虑,还轻易地给其他香港大众扣上帽子,那么就没有写信写文的必要了,否则信件不过又是被苹果日报转载,成了挑拨 煽动的工具罢了。

    内地朋友们觉得香港青年应该不要纠结当前乱七八糟的事情,看看香港的未来和经济发展,这才是远方。而香港青年则认为只有坚守了香港的核心价值,不仅为自己也为后代而延续香港精神,这才是远方。

    内地青年永远都只会谈论利益,因为他们不明白香港同龄人所想,这真的不是重点。香港青年永远都只会想着抵御和对抗,因为他们也不明白内地真正的氛围,这是抹不去的隔阂。双方都自认站的角度更高,于是双方都找不到共识。

    这 些矛盾,并不是一个方案就能短期解决的。旺角骚乱严重影响了香港的形象,甚至影响了香港法治。但在严惩骚乱的同时,特区政府必须为此买单,骚乱发生的根源 以及之后的措施才是最重要的,如何释放社会的不满,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怨气,如何重新凝聚香港的力量,如何调解调整战略的方向。

    2016年,内地很重要,对香港也一样。经历过阵痛的香港,解决问题根源后,必将迎来新的一轮发展周期。内港两地青年消除误解,携手走向未来,必将是互惠与双赢。

    时间将会见证一切。

分类: